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梦传
神雕梦传

(第一章)
蒙古的军势在各路英雄的援军夹击下彻底败退,不但解了襄阳城之围,连整个大局也彻底扭转过来。大宋皇帝接受蒙古大汗的投降,四海升平,战火停息。蒙古人垂头丧气,在大宋咄咄逼人的攻势下承认了自己的失败,郭靖和黄蓉多年的辛劳终有所报,心里也不禁感到十分欢喜。
然而,黄蓉的任务却还没有停止。作为获胜的大功臣之一,大宋皇帝特意委托黄蓉去办一件事,蒙古大汗投降之后,答应大宋的要求,挑选一名至亲,送到大宋作为人质。这个人质,黄蓉也是非常熟悉的,她就是郭靖不肯见面的女人,华筝公主。
华筝在草原上居住的地方也就是一个蒙古包而已,失败的气氛在蒙古族群里弥散,连卫兵都是垂头丧气的。今晚接待黄蓉的只有华筝公主的数名侍女,卫兵全都在外面呆着。黄蓉打算会面之后再跟华筝商量出发的时间,华筝公主轻声叹息,静待黄蓉首先道出来意。
黄蓉孤身一人,面对华筝显得无比从容,她艳丽的身姿尚存,咋看之下都不觉得是一个多年戎马的女侠,中原武林第一美人的称号名不虚传。黄蓉接过华筝侍女递来的奶酒,一口喝干之后,黄蓉说:「华筝,你好像不太开心?」这句话简直是废话,华筝的侍女都投来怒视的目光,不过黄蓉对这种气氛毫不以为意。华筝冷淡地回答道:「我好得很,谢谢关心。」「看来,你的精神还是不怎么好啊。好吧,难得我们见一次面,我黄蓉今天就让公主高兴一下如何。」黄蓉随手抓过身边的凳子,双手一拆,瞬间就拆出两块长条形的木板,多年的内力修为,黄蓉虽然不及郭靖,但拆几块木头是轻而易举之事。
华筝的侍女大为惊慌,还以为黄蓉打算对华筝不利,华筝直勾勾看着黄蓉,眼里满是怒火。黄蓉呵呵一笑,手拿木板轻轻向华筝等几人靠近,她把木板塞到两个侍女的手里,轻声说:「你们,想让公主感到开心一点吗?」还没等侍女们回答,黄蓉就自己趴在桌子上,把臀部面向华筝等人。「现在我允许你们用手里的木板打我屁股三十下,给华筝公主消气,来吧,别客气。」侍女们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黄蓉已经提出了邀请,倒也没什么可能是陷阱,「真的打吗?」侍女们问华筝公主。
华筝心里也不敢确定,估摸着黄蓉这招也不可能是陷阱,如果黄蓉真的要对自己不利,依她的武功恐怕毫无难度。华筝做出了决定,让两个拿木板的侍女上前,答应黄蓉的要求。
两名侍女手拿木板,有点战抖地来到黄蓉身边,黄蓉扑哧一笑道:「别那么紧张,要挨打的是我诶,你们不想看到名满天下的黄蓉,被打屁股的样子吗?」黄蓉的脸竟然变得红扑扑的,一股色欲之火在她身上燃起。
两侍女互相望了望,都举起手里的木板,对准黄蓉的屁股狠狠拍下,巨大的声音。黄蓉轻哼了一下,呻吟似的说:「有点痛呢,华筝你看舒服不舒服,要不要继续啊。」华筝眉头舒展,命令两侍女不要手下留情。
侍女抡圆了胳膊,用最大的力气拍打黄蓉的屁股,平日里连摸都难以摸到的中原武林第一美人,现在却被两个蒙古侍女暴打屁股,这惨状可谓香艳之极。华筝一开始只是轻声数着次数,到二十下之后,黄蓉的叫声逐渐变大,华筝的笑容也随之浮现。
三十下过后,黄蓉的屁股已是一片火辣,她望了望华筝,笑着说:「公主感到高兴吗,要不脱下蓉儿的裤子,再打三十下?」华筝兴奋得脸放红光,「快,拔了她的裤子,继续打。」「公主不叫停,就不准停。」黄蓉补充道。
黄蓉的屁股原本洁白无瑕,此时被打了三十下之后已经略带红晕,侍女粗鲁地脱下她的裤子之后,扬起木板狠狠拍打。
惩罚黄蓉屁股的声音成了华筝耳朵里悦耳动听的音乐,她情不自禁地跟着拍起手来,黄蓉也由喘息逐渐变成惨叫,好在她内力雄厚,屁股被暴打上百下竟然也没有出血。
「啪!」木板居然断了,处罚不由得不停止,黄蓉重新坐到华筝的面前,不过她那红肿的屁股已然让华筝看了个饱。
「你为什么肯让我出气?」华筝好奇地问。
黄蓉微笑着站起来,让华筝看看她那滴着淫水的下体,「蓉儿单调了多年,靖哥哥也是忙于战事,难得有机会来到这么随意的草原上,不如公主就拿蓉儿发泄一下吧,我们各取所需。」华筝疑惑道:「你还想被我怎么样?」「例如,说我触犯了公主,扒光衣服挂到外面什么的,也可以啊。这附近看起来都是一些牧民,想必不会有人认识我的,当然,要有认识的也没所谓。」黄蓉笑眯眯说着,胯下的水似乎流出来更多了。
华筝看着黄蓉,眼里闪烁着得意的神色,她当即就同意了黄蓉的决定。一刻钟后,黄蓉赤身裸体出现在草原上,粗糙的麻绳把她紧紧绑在一根粗大的木棍上面,除此之外,她身上没有一点遮羞物。华筝的侍女写了份罪状放在黄蓉旁边,大意是黄蓉触犯了公主的尊严,故作此惩罚。
周围的蒙古人纷纷走出来围观,黄蓉保养甚好加之天生丽质的皮肤依旧是如缎子般光滑,一对乳房因为两次生育的关系而变得硕大无比,同时习武身体的强健奇迹般的让这样的一对乳房没有出现下垂。
这次大家都知道是女侠黄蓉,围观的热辣眼光让黄蓉愈加兴奋。黄蓉感到自己的乳房上,小腹上,大腿上,到处都落满了蒙古人鄙夷的目光,全身仿佛置身于热炉中一样,火烫火烫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华筝的侍女推开人群,端着一壶散发出浓烈气味的水来到黄蓉面前。「贱女黄蓉,华筝公主特赐与你这壶马尿,现在喝下去!」黄蓉张开嘴,在侍女的帮助下,当众大口喝下马尿,大量的液体涌入口中,溢出的部分流淌全身,连乳头都开始滴下马尿液滴。围观的人鼓掌叫好,黄蓉这样的美人喝马尿带来极其强烈的冲击,她那白皙的乳房也似乎被马尿污染成了淡黄色。
喝完一壶马尿,黄蓉继续挂在那里示众,有些人大着胆子走过来捏她胸部,有些人朝她身上吐口水,撒尿,甚至有人把马粪丢到黄蓉的乳房上去。整个晚上黄蓉都处于这种状态,华筝的侍女先后给她喂了三次马尿,把她的肚子都灌得鼓胀起来。
黄蓉喝下过多马尿后,自己也有排泄的需要。不过她刚开始撒尿,围观的人就拿了个桶接住,装了满满一桶黄蓉尿液,放在黄蓉旁边继续羞辱她。
早上,华筝终于亲自过来看黄蓉,对于黄蓉那副狼狈的样子她感到更高兴。黄蓉也看着她笑了,这一晚上的屈辱感觉真是无与伦比的刺激,作为女侠何时受到过这种侮辱。黄蓉看看她身边还放着一桶自己的尿,泛着淡黄色。她对华筝说:「公主,蓉儿喝下御赐的马尿,却没有过滤掉那些珍贵的味道,你罚我吧。」华筝笑着叫好,她让两个卫兵把黄蓉卸下来,然后翘高她的屁股,就在草原上用皮鞭暴打。
皮鞭的威力对于黄蓉来说并不是什么吓人的东西,但当众被皮鞭抽却又有另一番刺激之处,黄蓉不禁发出了爽快的叫声,一对豪乳也贴着草皮摩擦个不停,乳头甚至在泥土上划出了一道痕。
早晨的惩罚总共五十鞭,抽打完毕之后,黄蓉的屁股只是略微红肿而已,但巨大的羞辱感却让她兴奋不已,甚至想要再打五十。看到黄蓉这么享受的样子,华筝突然感到强烈的怒火再度燃烧,但现在自己还得听这个女人的吩咐,为了人民,她要克制。
黄蓉看出了华筝的顾忌,她主动对华筝提出一个建议,用当地的法律来处罚她这个赤裸的女人。华筝起初还是没反应过来,等黄蓉多次提醒之后才说:「按这里的方法,要用马匹拖死。」「哇,是不是指用绳子绑住我的脚,然后让蓉儿的奶子贴着地面拖着跑啊,好残忍,说不定蓉儿的奶子都会给磨烂,听起来好刺激。」黄蓉已经让华筝带回住所,她比划着让华筝照做,「为了让公主开心,我让公主用马拖着走一里路,你看好不好?」华筝露出迷人的笑容,「郭夫人,这个提议简直太好了。」华筝亲自上马,用麻绳捆住黄蓉的双脚,然后系在马鞍后面,黄蓉保持着赤裸状态,胸部则贴着地面。草原到处都是泥土加牧草的土地,黄蓉的乳房贴着粗糙的地面,坚硬的乳头似乎插进了土地里。竟然要被这样羞人的方式处于重刑,黄蓉感到自己的阴户正在冒出火热的爱液。
华筝一挥马鞭,骏马撒开四蹄开始往前狂奔。「黄蓉,你可要忍住了,别把奶子磨不见啦!」黄蓉勐地被拖着冲出去,双乳剧烈摩擦地面,泥土里各种各样的硬块不断摩擦而过,乳头似乎在地上划出两条沟渠。
一开始,黄蓉感到乳房上传来剧烈灼热感,快感连绵不断地冲击心窝,整个人瞬间就陷入了高潮,潮水喷洒在草原上。很快,乳房承受不住剧烈的摩擦,泥土开始变得如同碎石,切入柔软的乳房肉里。
堂堂一代女侠黄蓉要以这样的方式被处死了么,黄蓉一边感受着乳房上传来的致命快感,一边被剧烈的撕裂痛感冲击得死去活来。
华筝不断加鞭催促胯下骏马,速度越来越快,黄蓉的乳房在泥土上磨得不成样子,乳头开始破裂,乳晕有一种要被撕开的恐惧感,双手的内力只够让自己的脸蛋避免在地上磨坏。
突然,黄蓉的乳头卡进地上的一块石头里面,华筝的马不停,瞬间就把黄蓉的一只乳头拉断,乳房上鲜血涌出,黄蓉发出惨叫。
华筝遵守承诺,只是拖着黄蓉走了一里地,没有继续拖下去。黄蓉尚未失去意识,她喘着粗气把自己的身子翻转过来,一看乳房,真是惨不忍睹。原先硕大的奶球上面到处都是裂开的伤口,其中一个乳头已经完全不见,另外一个也是变得破烂无比,双乳就好像被抽了几千鞭似的。
「贱女人,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特别高兴啊?」华筝的手指从黄蓉断开的乳头处插了进去,蛮横地把她的乳房内部搅得乱七八糟,甚至乳房里面的脂肪都要被掏出来了。黄蓉惨叫不断,下身失禁的尿液和爱液一起涌出,她感到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突然,黄蓉勐地醒转,自己正独自躺在床上,周围是熟悉的襄阳城厢房,原来刚才的都是个梦!黄蓉喘了口气,摸摸自己的乳房,完好无损,刚才被华筝拖得稀烂只是个梦而已。
黄蓉突然发觉自己的一只手插在阴户里面,她的脸唰得红了。这才想起来,今晚有点难以入睡,原本想着手淫一下就睡得着了,谁知道却做了这样一个梦。不要乱想了,睡觉吧,黄蓉这样对自己说,很快就又陷入沉睡。
(第二章)
「什么,人奶!?」黄蓉惊讶地喊出来,吕文德传来的命令的确匪夷所思。就在昨天,大宋昏庸的皇帝居然派了自己的小公主前来襄阳安抚前线战士。年纪尚幼脾气又特别刁蛮的小公主哪里懂得这么多,她只当前线是个很好玩的地方,想来瞧一瞧而已。
原本,侍候这位公主就已经让人疲倦不堪,现在她还要提出如此蛮不讲理的要求,居然说想喝人奶。
在宫中有大量的奶妈可以满足公主的要求,但在这战乱之地却是极难做到的事。一直在人民中维持极高声望的郭靖和黄蓉当然不会去寻找平民来做这种事,吕文德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晕头转向的不知如何是好。
郭襄和郭破虏两兄妹刚刚断奶不久,要说这前线里面谁可能有奶水,也就只可能是黄蓉。不过吕文德并不知道这一点,只有黄蓉自己知道。黄蓉接过重担,自告奋勇与小公主协商,吕文德这才放下心来。
现在郭靖恰好不在,能解决这问题也就只有靠黄蓉了,幸好黄蓉一向足智多谋,吕文德也不加起疑。
小公主住在城里一栋临时腾空了的大屋子里,周围满是森严的卫兵。黄蓉孤身前往,小公主在自己的卧室里接见了她。小公主看上去还有一副稚气,不过言行举止中透着一股蛮横。
小公主见到黄蓉,第一句就问有没把奶妈带来,她想喝奶了,很久没喝过。黄蓉把前线的难处跟小公主简单说了,表明现在确实是找不到奶妈,不出意料,小公主听罢则大发脾气。
黄蓉叹了口气,对小公主表示将会尽力去寻找合适的奶妈,然后转身退出。事情已至此,再说下去也无益,黄蓉心中已有一计。当晚,黄蓉趁小公主熟睡的时候,略施轻功跃入房间,轻而易举就点了小公主的穴道,背起她从窗口跃出。小公主的卫兵都是些庸才,谁也没法察觉。
黄蓉背这小公主狂奔到城里处僻静的荒弃小屋,然后解开了小公主的穴道。
「你!?」小公主吓得花容失色,一跃而起后连连后退。
黄蓉朝小公主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解释道:「公主,请原谅黄蓉今晚强行带你出来,黄蓉没有任何想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公主提出要喝人奶的要求实在无法满足,不得已出此下策,还请公主听我解释。」
「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对本公主不利,不怕死吗!」公主声音有些发抖,但还是试图保持那股蛮横。
「公主陛下,我想跟你做一个交易,听说公主喜欢喝人奶其实不是重点,公主更喜欢把能够产奶的奶妈的乳房毁掉吧?」「你,怎么知道的?」小公主后退了一步,脸色有点变了。
「但是公主却没有成功过一次,因此想在襄阳这种边远地试一次,对不对。」黄蓉步步相逼,一通话说得小公主脸色煞白。
「虽然我身处边疆,但我们江湖中人偶尔还是能知道点宫里面的事,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不对!」小公主矢口否认,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黄蓉叹了口气,接着道:「公主虽然极为喜欢这残忍的游戏,但却没有成功玩过一次。因此我想跟公主交易一下,我让公主达成梦想,公主别再难为我们边疆守军,好吗?」「满足我?你怎么满足?」公主逐渐稳定了情绪,镇定下来,厉声问道。
黄蓉笑了,她指指自己,「黄蓉刚生完孩子,估计以后也不想生了,这对乳房反正以后也不需要奶孩子,不如送给公主玩玩,玩坏了算了,你看好么?」「你?先把你的奶子给本公主看看,也不是什么样的奶子都有资格!」公主扫视了黄蓉一眼,一脸的轻蔑。黄蓉环视左右,一片寂静,她把废弃屋子的门关上,然后一件一件脱去自己的上衣,露出一对尚未完全断奶的硕大乳房,良好的身体让这对乳房显得颇有活力,即使蕴含乳汁也没有多少下垂。
小公主仔细看了看黄蓉的乳房,那美艳的造型马上就镇住了她。小公主端详半响,终于点了头表示赞同。不过她还是狐疑说,「你让我玩坏这对奶,真的?」黄蓉轻松地笑了,「真的啊,其实公主想出来的游戏好刺激,一个女人也就只能玩一次,我的身体能让公主玩坏,是我的荣幸。」黄蓉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包着的布包,这是从小公主房间里顺手拿出来的,显然是公主的紧要物件。
「你连工具都给我带来了,好,不过要让本公主原谅你还得看看你的表现。」公主脸上恢复了红润,她解开那个布包,里面放着好几瓶药水,都用小瓦罐装着。
公主优雅的手指捏住了黄蓉的乳房,用力一捏,乳头上出现了几滴奶水。公主伸出舌头舔舐干净,一股奶香钻入口中,公主大为赞赏。黄蓉的优质奶水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刺激,公主把黄蓉当成了一头奶牛,大力挤压她的乳汁,一部分吃下去,一部分就这样洒在地上,黄蓉配合地发出轻声的呻吟,场面逐渐淫荡起来。
挤了一会儿之后,黄蓉的奶水居然没了,公主对黄蓉这对大乳房的泌乳量大感失望。不过黄蓉笑道:「公主,蓉儿这对奶子又大又没用,真是该被公主弄坏啊。」公主拿出一个药瓶,「乖奶牛,本公主这就满足你。」公主把这药瓶里的药液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让黄蓉喝下,另一部分涂抹在黄蓉的乳房表面。这是极其强效的催奶药,公主给黄蓉解释道,弄坏一对产奶量极大的乳房才够刺激。
这药对正在产奶的女人来说拥有令人惊奇的特效,黄蓉先是感到乳房上传来强烈的灼烧感,然后迅速传来鼓胀的感觉,公主捏捏黄蓉的乳房,一道乳箭喷了出来,连黄蓉都感到不可思议。
公主显然来了劲儿,她先是让黄蓉把胸部平靠在满是灰尘的桌子上,然后脱去自己的鞋袜,光脚对准黄蓉的乳晕狠狠踩了下去,还很兴奋地辗压,揉搓。最敏感的乳尖被公主的脚踩得变形,黄蓉呻吟起来,可这更加刺激了公主,她踩下去的频率变得更快,力道也越来越大。
公主肆意踩了上百下之后,黄蓉的乳尖一片红肿,乳尖也喷了一桌子,但似乎没有停止产奶。当然,这只是公主的热身运动而已。
「公主,踩累了,让蓉儿帮你舔脚趾吧。」黄蓉望着小公主,色欲四射。
「你想舔我的脚?」小公主诧异。
「蓉儿一直想知道,公主这种尊贵的人,脚的味道会是什么样的,嘻嘻。」小公主嘻嘻笑着,把自己的脚丫塞进黄蓉的嘴,命令对方舔个干净。公主的脚底因为刚才的劳累而多了些汗味儿,另外还有黄蓉自己的奶香混杂在一起。黄蓉用舌头细细舔弄,这是一种耻辱的味道,她感到下体已经湿透了。
黄蓉干脆脱去全部衣服,让公主好好看看自己的身体,包括那已经粘唿唿的下体。公主咯咯笑着,居然也脱去全部衣服,显然公主也处于高度兴奋状态!
黄蓉摸了摸公主的下体,感到一股湿热,她伸出舌头帮公主舔弄下体,很快就把公主弄到开始呻吟的状态,大量的爱液分泌出来,涌入黄蓉的口中。黄蓉边喝边说:「公主,你的下身味道好好喝,蓉儿太兴奋了,能不能也摸摸蓉儿的下面,噢,踩一下也好啊。」公主抓住黄蓉的两条腿,玉足狠狠踩在黄蓉的阴户上面,黄蓉发出一阵闷哼,但是脸上极为受用。公主接二连三踩下,把黄蓉踩得高潮耸起,当场就把淫液喷了公主一脚底板。
两个美人都达到高潮之后,公主抱着黄蓉喘气,她脸上满是高潮的潮红:「你这女人太好玩了,我喜欢。」「既然公主喜欢,那么把蓉儿的身体彻底弄坏是不是更刺激嘛。」黄蓉也开始发嗲了,她的双乳剧烈起伏,奶水流了一身,看起来十分淫荡。
公主从布包里面拿出一个金属器具,然后她光着屁股坐到黄蓉的脸上,整个下体都贴着黄蓉的嘴,「奶牛,好好喝本公主赏给你的!」公主的尿直接喷到黄蓉的嘴里,而公主自己则把那个金属工具戴在手指上,原来是一条精巧的金针,戴在指尖上。
在黄蓉忙于喝下自己的尿水时,公主一手握住黄蓉的左乳,另外一手把金针对准黄蓉的乳尖,插了进去。柔软的乳房没法抵御这种锋利的器具,公主手里的金针很快就没入黄蓉的乳房里面,整条塞在黄蓉的乳头里面。黄蓉痛的唿喊出来,可是被公主的阴户挡住了。
公主捏住黄蓉的左乳大力挤压,乳汁从乳头的边缘喷了出来,但是喷奶速度显然不及刚才,那根金针塞住了一大部分。公主摆弄金针弄得黄蓉惨叫连连,然后对她的右乳也如法炮制,这下简直要把黄蓉弄晕过去,乳头流出混合着血液的乳汁。
「看来这个简单的工具没法让你的奶子失效呢,真可惜,要是我那大夫在的话,就能摧毁得更彻底些了。」「什么大夫,公主还带了这样的人来吗?」「嘿嘿,这个可是秘密,就说给你听好了。王大夫最擅长用医术把人的身体弄得一塌煳涂,他跟着我来了呢,不过不在我的屋子里。」「既然公主还有这样一个帮手,蓉儿去帮你带来吧。」黄蓉兴奋地说。
公主大喜,马上把王大夫的地址给了黄蓉。黄蓉穿好衣服,运起轻功跃了出去,这个地方不远,马上就可以来回。王大夫或许是医术上的高手,但武功上却是个白痴,黄蓉轻而易举就把王大夫带了回来。
惊魂未定的王大夫听了好一会公主的说明后,才明白要他来做什么。不过他对于对象是武林第一美人黄蓉还是感到十分震惊,不过跟着公主的他明白不该说的话就别说。
王大夫发现黄蓉顺手把自己的药箱也给带来,他打开药箱,对公主说:「公主陛下,草民可以把黄女侠的身体改成各种羞辱的形状,不过要请公主明示。」公主指着黄蓉的乳房说:「首先让这女人变成一个不会产奶的废物」.王大夫回答道:「没问题,不过我需要先把黄女侠绑起来,免得她乱动。」黄蓉丢给王大夫一条麻绳,嫣然一笑道:「把我绑好了,不要留情哦。」王大夫接过绳子,把黄蓉绑在柱子上,让她蹲在地上,胸部恰好够到木桌的高度。
王大夫把木桌拉过去当临时的工作台用,现在要开始毁掉黄蓉的奶子了。黄蓉心里感到激动无比,自己居然主动把乳房献给别人弄坏,这是多么淫荡的行为啊,黄蓉不禁想着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强烈的兴奋感让她微微颤抖。
王大夫首先用一种药泥敷住黄蓉的乳头,据他介绍,这是一种特殊的毒药,能让人的感觉失去,肌肉松散。王大夫在桌上点了两根蜡烛,然后慢慢给黄蓉的乳房做起按摩。
黄蓉扑哧一笑,「大夫,你这是趁机非礼我吗?」王大夫嘿嘿回道:「黄女侠,我这是在帮你的奶子疏通药性,待会你就会发现自己的奶子变成不可思议的形状了。」王大夫并非危言耸听,黄蓉渐渐失去了乳尖灼热的感觉,刚才被公主踩了一通的伤处竟然完全不痛了。
公主好奇地在一旁看着,王大夫等药效完全渗透之后,用小木片刮去黄蓉乳尖处的药泥。这时黄蓉的乳头变成了一个软趴趴的形状,原先坚挺的小粒不复存在,仿佛失去力气似的。
王大夫在公主和黄蓉惊奇的目光注视下,用两块小铁片拨开黄蓉乳头处的小缝隙,然后奇迹般的把黄蓉的乳头给撑开了!啊啊,黄蓉发出一阵惊唿,自己的乳头居然能变成这样巨大的形状。
公主更为兴奋,她拿起蜡烛仔细观看黄蓉的乳房内部,但只是看到一些嫩红的肉。「大夫,你要把她的奶子弄破吗?」王大夫哈哈一笑,他掏出一个小铁环,塞进黄蓉的乳头里面防止合上,这样就从黄蓉的乳房头部开启了一个小通道。「所谓女人的奶子,无非就是靠身体分泌乳汁,然后通过这对奶子流出来而已,只要把这些管道全都堵上,自然就没有乳汁可以流出来了。不过现在必须考虑用什么样的东西来塞住,一般用比较温和的毒药泥填充。」公主呵呵笑道:「除了让她没法产奶之外,有没办法让她变得难闻一点?」王大夫想了下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很快就会烂掉,这样就没法永远挂在她胸前,作为一个耻辱的象征了。」黄蓉突然插嘴说:「公主,我建议用公主的大便混合这些药泥,让蓉儿的奶子变成公主的恭桶,那才适合蓉儿的身份。」「哼,这方法甚好,本公主就屈尊一次。」公主脸露喜色,跑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在作为恶劣的环境拉了一泡这辈子最为狼狈的大便,一切都是为了羞辱黄蓉。
公主的大便跟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那股臭味还要更加浓烈些,王大夫把公主的大便跟一瓶药泥混合在一起,然后用精致的勺子装上,从黄蓉的乳头塞到里面。黄蓉看着公主的大便逐渐塞进自己的乳房,想到自己乳房因为公主的大便而烂掉的形状,她就兴奋得全身发抖。
王大夫非常仔细地做完这项改造,他重新把黄蓉的乳头合上,还缝了一针,免得里面的药物跑出来。
「好了,再过几个时辰,黄女侠的奶子就会永远坏死,不能产奶。」「还能不能把它们搞得难看点?」公主问。
「当然可以,公主看奴才的手艺吧。」王大夫拿起一把细长的小刀,当即在黄蓉的乳房根部切开了一个小口。
「干什么,要把蓉儿的奶子切下来吗?」黄蓉感到自己高潮了,爱液加速涌出。王大夫嘿嘿一笑,「切下来就不好看了,还是这样比较屈辱些。」王大夫凭借着高超的手艺,单凭一把小刀,从那个小口插进黄蓉的乳房里面,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乳房,仔细寻找自己要切割的对象。也许黄蓉的乳房形状较好,方便了王大夫的加工,他只用一会儿就表示完成,紧接着又对黄蓉的另一只乳房如法炮制。
「好了,黄女侠,现在你站起来试试。」王医生给黄蓉的乳房切口缝好,现在黄蓉的乳房从外观看上去也没有多大区别。黄蓉站起来的时候却被吓坏了,她的双乳毫无生气,紧贴着身体垂了下来,难以想象这样丰满的乳房会下垂成这个样子。
王大夫得意地解释说,这是把黄蓉乳房里面用以支撑的肌肉都给切断了,所以黄蓉的乳房不可能还能挺翘,而且不可恢复。公主笑得捧腹,「哈哈,大夫你真有才,现在奶牛的胸部好难看啊!」黄蓉羞红了脸,自己的乳房变成这幅摸样还真是触目惊心,不过她还有更加渴望的事。黄蓉说:「王大夫,你有没办法把我像一只狗那样阉割掉,那样想起来真是好羞耻。」王大夫打了个响指,「可以啊,黄女侠,只要公主同意就可以。」「听起来好有趣,大夫,把这女人阉掉!」王大夫重新把黄蓉摆放到桌子上,这次他要做的是更加残忍的阴户改造。黄蓉的阴户并不紧,王大夫很轻松就把黄蓉的阴户撑大成一个碗口大小,里面细嫩的肉壁和子宫依稀可见。
王大夫这次没用刀子,而是用了一个倒钩,非常粗暴地把黄蓉的子宫拖了出来。「公主,只要割了这个地方,黄女侠就再也没法生孩子了,割吗?」「干净利落,快点!」王大夫一刀切下黄蓉的子宫,这个倒梨状的器官还在轻微蠕动,这是曾经生下郭芙和郭襄的地方,多少男人渴望用肉棒插进来一亲芳泽,但现在就像一团烂肉似的断了出来。
黄蓉惨唿一声,晕了过去,下体不断抽搐,过于剧烈的疼痛让黄蓉晕了过去。
等到黄蓉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外阴完全消失,阴户只剩下一条肉缝,阴道也好像被剔了出来,身边放着一堆血肉模煳的烂肉,已经难以辨识原来的样子。
「看来,名为黄蓉的大美女,也就是凭借一堆臭肉吸引男人而已吧。」公主狂笑不已。黄蓉挤出一丝笑容,又晕了过去,但这次却直接醒了过来。
周围的一切依然,自己的乳房没有下垂,阴户也都还在,居然又是个梦。
黄蓉叹了口气,自己的下体已经湿了一大片,甚至被子都被弄湿了。真该死,继续睡吧,她这样决定。
(第三章)襄阳城破
「黄女侠,割吗?」身边围起来的士兵关切地询问黄蓉,他们每一个都好像从地狱里回来的模样,满身血污,疲惫不堪,不过每一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黄蓉欣慰地望望他们,远处城门处喊杀声整天,襄阳城已被攻破,任何人都没有希望了。此时的黄蓉赤身裸体,被一群守城的士兵绑了起来,倒着吊在半空中,她的双乳垂了下来,乳尖不断凝聚着从雪白肌肤上流过来的精液,咋看之下还以为是在滴奶汁,整个姿势就好像待宰的牲畜。
这是一群被打散了的士兵,为了满足他们多年来对自己身体的幻想,黄蓉在这最后的时刻跟他们每个人都发生了性关系,足有上百人对她进行了轮奸。黄蓉的身体来不及清洗,精液遍布体表,另外不少已经吃了下去。
为首的老兵关切地说:「蒙古兵叫嚣着活抓黄女侠,轮奸致死,我们绝不能让黄女侠的身体落入蒙古兵之手!」黄蓉苦笑着说:「即使我自杀,蒙古兵也会奸淫我的身体,所以唯一的办法是要拜托大家,把蓉儿身上所有可以供男人玩弄的东西都破坏掉,谢谢大家了。」「那我们动手了,黄女侠。」老兵依依不舍地捏住黄蓉的奶子,柔软的触感让他揉个不停。
「快点,时间不多了。」黄蓉催促道。
一个年轻的士兵手握短刀走上前,一手捏住黄蓉的乳晕,大喊一声把黄蓉的一个乳晕砍了下来。黄蓉已经服下麻醉用的药物,虽然不至于痛死,但是最敏感的部位突然断开也让身体抖了好几下。黄蓉的乳晕连着一个乳头断开,原本硬邦邦的乳头迅速变成软绵绵的一粒,贴着士兵的手软了下去。
「咦,我以为会漏出来。」年轻的士兵马上知道自己错了,黄蓉的乳房里面的组织没有如想象般从缺口掉出来。黄蓉叹了口气,「要整只砍掉,快动手吧。」年轻士兵握住黄蓉那只断了乳晕的乳房,大力一捏,里面的软肉只是挤出来一点,显然还牢固得很,倒是血水被挤出来不少,黄蓉发出一阵呻吟。
「黄女侠的奶子里面好厚实啊!」士兵们发出了开心的大笑,这是何等香艳的场面,而且还是拿大家的梦中情人黄蓉来做实验对象。
不过时间显然是有限的,年轻的士兵高举起佩刀,对准了黄蓉的乳房根部砍了下去,锋利的刀刃野蛮地撞开白皙的奶肉,摧古拉朽似的一扫而过。这次一刀就砍下黄蓉的奶子,切口处露出一堆鲜红的肌肉和残缺不全的乳腺组织。黄蓉看到自己的乳房掉在地上,里面的组织稀里哗啦地炸开一地,乳房似乎是被人生生拉断似的,胸口一阵剧痛。
这士兵趁热打铁,对黄蓉的另外一只乳房也如法炮制。黄蓉那对丰硕的乳房瞬间就没了,成了躺在地上的两团肥肉。
「只是砍下来没用,蒙古兵依然会羞辱它们!」老兵率先摸出佩刀,众人一起挥刀朝黄蓉被割下来的乳房砍去,顿时把一对肥乳砍成碎片,继而一直砍到成为一堆稀烂的肉泥为止。黄蓉看着自己的乳房变成如此丑陋的一滩肉,不禁感叹。「看上去跟旁边的那些臭肉也没什么区别啊,我们就是梦想着这样的一堆肉吗?」有人高声笑了出来,虽然他也已身负重伤,但对着黄蓉的这堆肉,还是感到十分兴奋。
士兵们不止用刀砍,还用靴子勐踩,直到再也看不出这是什么垃圾为止,黄蓉的乳房几乎都粘到大家的鞋底去了,剩下的也变成粘满灰尘的一团。
「快,把我的阴户也给挖了吧。」黄蓉催着他们。「把你们插入过的地方拗出来,不要留给蒙古兵。」
老兵把黄蓉放下来一点,然后把她双腿拉开,露出中间满是精液的部分。黄蓉的阴户居然还在滴着爱液,剧烈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做出更加剧烈的反应。
「黄女侠,你的阴户还在流水啊,要割了吗?」士兵们觉得十分惋惜,如果有时间,他们还想再轮奸一次。
「先把的我阴户拉裂,然后掏干净里面的东西,这样蓉儿就没法做爱了,也不会被侮辱。」黄蓉似乎还能迎来高潮,她的身体在饥渴地寻求被破坏。
几个士兵一起用手拉住黄蓉的阴户,然后用最大的力气往两边拉扯,黄蓉的阴道弹性十分不错,一开始竟也能随着士兵的拉力而变形,直到一个夸张的形状。黄蓉呻吟着,她的尿突然喷了出来,溅了身下的士兵一脸。
「往战友脸上撒尿,依据军规要重罚,你们谁捅我一刀吧。虽然现在蒙古兵要到了,但这个军规也不能违反,你们说是吗。」黄蓉的脸颊还有绯红,她感到体内的欲火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那么,我们捅哪里好呢?」「就朝着蓉儿的小穴,捅进来,狠狠地。」黄蓉似乎高潮了,阴户里流出大量爱液。刚才几乎被撕裂的地方,现在在阳光下散发出点点闪烁的光芒,似乎在期待着这种最终的刺激。被刀从小穴里面插进来,把最为敏感的部位摧毁殆尽,黄蓉感到热辣的淫欲在身上乱撞。
被黄蓉的尿撒到脸上的几个士兵,互相商量之后,都拿起手里的刀,对准了黄蓉的小穴插了进来,寒冷的刀锋划过阴道的感觉就好像在冷水里投下一块烧红的铁,沸腾般的快感席卷而来。黄蓉暗自想着,就快要被最羞辱的方法弄残了,谁也想不到,中原武林第一美女会以这种方法被开除出女人界。
刀锋已经碰触到最为敏感的花芯,黄蓉浑身一颤,士兵握着刀长驱直入,一直传破她的子宫,插进肚子里,污浊的液体从穴口喷出,黄蓉尖叫一声,晕死过去。已经被严重破坏的阴户,两片阴唇上还在不断分泌出粘唿唿的液体。
「快,我们把黄女侠的小穴拉破,趁着她还没醒。」老兵指挥着几个壮实的士兵,几双手从两个方向拉扯黄蓉的阴道,简直好像是要从阴户部分把黄蓉撕开成两半。黄蓉忽又被痛醒,她看到的时候。自己的阴户正在开裂,细腻的肉壁破得不成样子,下体以夸张的形状被分开成两半。
「呀!」刚要喊出来的黄蓉,被老兵用一团脏布堵住了嘴。
直到黄蓉的阴道完全裂开为止,士兵们都没有停手。看到黄蓉的阴道崩裂之后,里面的爱液和精液一起流了出来,整个阴户变得惨不忍睹。几个士兵不禁感叹:原来我们一直幻想的地方是这个样子的,看来黄女侠身体里面长得跟猪肉也没什么区别啊,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黄女侠里面这么腥,这么臭,一定是谁把尿给撒在里面了!
「黄女侠,我帮你。」那老兵明白时间紧迫,拔出小刀切开了黄蓉的小腹,尖利的刀锋切开黄蓉隐私处的肉,从她的阴道一直切到子宫那里。各种液体稀里哗啦地从黄蓉的下体缺口喷了出来,一股腥味儿弥散出来,有人说把黄蓉拉去五马分尸也会漏出这么肮脏的东西的,众人哈哈大笑。黄蓉的子宫和卵巢等器官被一并割掉,丢在地上,成为一滩垃圾。
黄蓉失神地张大嘴巴,敏感的下体遭到毁灭性破坏,她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自己被五马分尸的场面,一匹马拖着黄蓉的一只烂乳房,一匹马拖着黄蓉的一条腿,一匹马拖着黄蓉的肚子和一条腿,一匹马拖着黄蓉的头,最后一匹马拖着黄蓉撕烂了的上半身,黄蓉闻到了自己的尸体臭味,竟然还充斥着一股淫秽的气息。
黄蓉的阴道和大小阴唇都让士兵一一割了下来,她的整个下体就剩下一个大空洞了。士兵比黄蓉还要兴奋,他们惊讶地看着黄蓉下体的各个器官,难以置信自己日思夜想的器官居然是这样的形状。
「没有时间了!」老兵带头一脚踩在黄蓉的性器官上面,众人又是一轮爆踩,一直到黄蓉的性器官变得面目全非为止,她的阴道都不知道变成了几块。
「还有要毁掉地方吗?」一士兵高声叫道,「蒙古兵快到了!」老兵想了想说:「我觉得应该把黄女侠的脚也毁了,没准蒙古兵会用这个地方来自慰的!」黄蓉赞同道:「对,快把蓉儿的脚也给砍了,然后把屁股也削平,不要留给蒙古兵,谢谢大家,真的。」「黄女侠,我其实一直都喜欢你的脚,曾经好几次想舔一下啊。」一个士兵动情地说。
「那你刚才跟我做爱时,有没多舔几下啊。」黄蓉笑道。
「有,舔了好多次!原来是这个味道!」士兵热泪盈眶。
「那就好,记住这味道,以后就没有了。你们快动手吧。」黄蓉激动得热泪盈眶。
士兵惋惜地挥起刀,对准了黄蓉的一对美脚和两片屁股肉,血肉四溅。她大叫一声,身体已经残缺不全,也越来越虚弱。
老兵把剩下的士兵分成几队,「你们把黄女侠的大腿砍了,拿到远点的地方剁烂。你们几个把黄女侠的下身砍下来,用一支矛穿刺了选个地方插上。还有你们把黄女侠的上半身丢到那边,用石头砸烂,其余的人负责踩烂黄女侠的脸,速度!绝对不能让蒙古兵辨认出黄女侠的身体!」黄蓉感到世界天旋地转,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蒙古的旗帜,不过她的躯体也已四分五裂。就在这一瞬间,她又醒了,吓出一声冷汗。
该死,今晚没完没了,做的梦也太淫荡了吧。黄蓉感到被子都几乎湿透,就好像尿床了一样,面红耳赤的她再也睡不下去,爬了起来。